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离不开太阳的鱼

我在我的纬度上,却做着候鸟的梦……

 
 
 

日志

 
 

中国文学史笔记(二)  

2009-11-29 22:1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尧臣和苏顺钦

 

一、梅尧臣

梅尧臣(1002-1060),字圣俞,世称宛陵先生,北宋诗人。宣州宣城(今属安徽)人。宣城古称宛陵,世称宛陵先生。官至尚书都官员外郎。一生穷困不得志,官小家贫,使他接近苦难的人民,看到广阔的现实。

早年诗作受西体影响,后诗风转变,提出与西派针锋相对的主张。强调《诗经》、《离骚》的传统,摒弃浮艳空洞的诗风。在艺术上,注重诗歌的形象性、意境含蓄等特点,提倡“平淡”的艺术境界,要求诗写景形象,意于言外。他的《田家四时》、《田家语》、《汝坟贫女》、《襄城对雪》、《鲁山山行》、《晚泊观鸡斗》、《东溪》、《梦后寄欧阳永叔》等诗都体现了这种造语平淡而意在言外的作诗主张。在北宋诗文革新运动中与欧阳修、苏舜钦齐名,并称“梅欧”、“苏梅”。刘克庄在《后村诗话》中称之为宋诗的“开山祖师”。曾为《孙子兵法》作著,梅著为孙子十家著(或十一家著)之一。《宛陵先生集》《四部丛刊》。

在北宋的诗文革新运动中,梅尧臣和苏舜钦是辅佐欧阳修进行诗文革新运动的最重要的两个成员,他们的成就主要在诗歌方面。梅尧臣的诗既反映时政,又写日常生活琐事。在艺术风格上以追求平淡为终极目标。他说:“作诗无古今,惟有平淡难”。梅诗在题材走向和风格倾向上都具有得宋诗风气之先的意义,所以后人对其推崇极高。南宋刘克庄《后村大全集》中说:“本朝诗惟宛陵为开山祖师! 宛陵出,然后桑濮之哇淫稍熄。风雅之气脉复续,其功不在欧、尹之下。” 清代叶燮说:“开宋诗之一代面目者,始于梅尧臣、苏舜软二人”。

诗歌艺术特色

1、梅尧臣早年的诗歌创作,曾受到西昆诗派的影响, 他愤慨当时“烟云写形象,苑卉咏青红”的浮艳诗风,使诗仅仅成为一种游戏的技艺,后来由于他关心现实,接近人民,他的诗歌在内容上接触到现实社会生活,具有较强的人民性,诗风逐渐变化,并提出了同西昆派针锋相对的诗歌理论。他强调《诗经》、《离骚》的传统,主张诗歌创作必须“因事有所激,因物兴以通”,,,对浮艳空洞的诗风,进行了激烈的批判。

2、梅尧臣的创作实践与其创作主张是一致的。他的诗歌富于现实内容,题材广泛。他了解农村生活,在早期就写了一批关怀农民命运的作品,如《田家四时》、《伤桑》、《观理稼》、《新茧》等。以后,他又写了《田家语》,描写沉重的赋税、徭役给农民带来的灾难和痛苦。他的名篇《汝坟贫女》,通过一个贫家女子哭诉,深刻地反映出广大人民的悲惨遭遇。他的一部分诗作抒写对国事的关心。如《襄城对雪》之二,《故原战》等。另一些篇章如《彼□吟》、《巧妇》、《闻欧阳永叔谪夷陵》、《猛虎行》,表现了他对于守旧、腐朽势力的憎恨。他还写了不少山水风景诗,其中《寒草》、《见牧牛人隔江吹笛》、《晚泊观斗鸡》等诗,在平凡的景物或事物中寄寓了深刻的哲理。

3、在艺术上,梅尧臣的诗以风格平淡、注重诗歌的形象性、意境含蓄为基本艺术特征。提出了“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一著名的艺术标准,并提倡“平淡”的艺术境界:“作诗无古今,惟造平淡难。”他有意识的寻找新奇的意境,有效摆脱了唐诗的风气,意境新颖,饶有情趣。他善于以朴素自然的语言,描画出清切新颖的景物形象,如《鲁山山行》。但他的诗也时有雄奇、怪巧的一面,如《黄河》、《梦登河汉》,涵浑壮丽,和他的一般风格迥异。有时他的诗歌还出现阴郁的色彩描,另外还有恐怖、蛮横的意向。

4、由于他作诗受韩愈、孟郊的影响较大,艺术上有过分议论化、散文化的倾向,有时语言过于质朴古硬,平淡,缺乏文采,他对开辟宋诗的道路作出了重要贡献,刘克庄称他为宋诗的“开山祖师”,龚啸说他“去浮靡之习,超然于昆体极弊之际,存古淡之道,卓然于诸大家未起之先”。

梅尧臣诗歌的艺术风格

梅尧臣诗歌的艺术风格力求平淡、状物鲜明,含蓄深远。欧阳修谓之“古硬”,又谓之“平淡”。所谓“古硬”的一面,主要是效仿韩愈诗的风格。梅尧臣的诗常用一些生涩怪僻的文字、暗昧阴郁的色彩、带有恐怖和荒蛮感的意象,构成幻觉性而非日常意味的诗境。如《余居御桥南夜闻袄鸟鸣,效韩昌黎体》,从九头袄鸟的传说写到鬼车夜游的景象。

梅尧臣所作“平淡”一路的诗,更具他个人的特色。他曾说:“作诗无古今,唯造平淡难。”  这里所说的“平淡”,是避免激情的表现、浓重的色彩、警策醒目的字眼,而求得自然淡远的意趣,下面两首,是他的名作:《鲁山山行》、《东溪》 

二、苏舜钦

苏舜钦(1008—1048)字子美,开封(今属河南)人

苏舜钦性格豪迈,诗风也豪放雄肆。他早年慷慨有大志,喜以诗歌痛快淋漓地反映时政,抒发强烈的政治感慨,例如《庆州败》对北宋与西夏的战争中宋军将昧士怯终致丧师辱国的丑闻的抨击,《城南感怀呈永叔》对达官贵人坐视民瘼空发高论的行径的揭露,都是直言痛斥,毫无顾忌。他被逐后的诗多抒写心中的愤懑之情,例如《维舟野步呈子履》:“四顾不见人,高歌免惊众。”《天平山》:“庶得耳目清,终甘死于虎。”虽牢骚满纸,却仍然表达了对黑暗势力的蔑视,同样具有批判现实的意义。
  苏舜钦的另一类诗是写景诗,他喜写雄奇阔大之景,赞美自然界的壮伟力量,如《大风》、《城南归值大风雪》等。这些诗同样显示了诗人开阔的胸怀和豪迈的性格。
  苏舜钦诗直率自然,意境开阔,以雄豪奔放的风格见长。这种风格主要体现于他的长篇古诗,例如《中秋夜吴江亭上对月怀前宰张子野及寄君谟蔡大》中的一段:“长空无瑕露表里,拂拂渐上寒光流。江平万顷正碧色,上下清澈双璧浮。自视直欲见筋脉,无所逃遁鱼龙忧。不疑身世在地上,只恐槎去触斗牛。”想象奇特,笔力酣畅,本是宁静柔和的月夜也被赋予开阔的意境,风格奔放。苏舜钦的短诗也有相似的风格倾向,但是语言更为凝练,例如《淮中晚泊犊头》。 
  由于苏舜钦作诗往往是落笔疾书,所以推敲、剪裁的功夫略嫌不足,有些作品有不够含蓄、不够精练的缺点。宋诗畅尽而伤直露的特点,在苏舜钦诗中已见端倪。
  欧、梅、苏的诗歌创作在艺术上还不够成熟,然而他们为革新宋初诗风作出了很大贡献,为宋诗的继续发展开辟了道路。稍后的大诗人王安石、苏轼等人正是沿着他们的道路继续前进的

苏舜钦的诗歌风格有何特点

    ①苏舜钦诗歌的主要风格特色是豪犷雄放而超迈横绝。

②其前期诗歌,揭露与抨击时弊,充满着一种奋不顾身的气概,落笔快,吐语直,难免有粗糙、生硬之弊,缺乏蕴藉隽永的韵味。

    ③他被贬,生活闲居后,寄情山水自然景物的诗作多了起来,不乏情景交融、精练含蓄的佳作。

④其富有幽独闲放趣味的作品,说明其后期诗风与前期显然有别。

梅尧臣和苏舜钦诗歌比较:

相同点:

在对诗歌的政治作用的认识上,苏舜钦与梅尧臣是一致的。他在《石曼卿诗集序》中说:“诗之于时,盖亦大物。”所谓“大物”,即是指诗可以反映“风教之感,气俗之变”,若统治者有“采诗”制度,就可以据以“弛张其务”,达到“长治久安”。因此,他批评“以藻丽为胜”的文学风气,而大力赞扬穆修等人“任以古道”,石曼卿的诗能“警时鼓众”。而且如前所言,他还提出过“文之生也害道德”的颇为极端的意见。其实苏氏为人性格偏于豪放开张,并无道学家的气息,他的这些主张与他在仕途上积极进取的欲望有重要的关系。
  作为一个关切时政、渴望有所作为的诗人,苏舜钦的诗常常触及一些严峻的现实问题。他的《庆州败》记叙了宋王朝与西夏战争的失败,痛心疾首地批评了朝廷在边防措施上的松懈和将领的无能;《吴越大旱》写到一方面饥荒病疠使“死者道路积”,另一方面官府为了应付与西夏的战争,仍无情搜括粮食,驱使丁壮劳力上战场,致使“三丁二丁死,存者亦乏食”,最后并以“胡为泥滓中,视此久戚戚。长风卷云阴,倚柂泪横臆”之句,表述了自己内心的痛苦;《城南感怀呈永叔》同样写出民间由于饥荒而出现的惨状:“十有七八死,当路横其尸。犬彘咋其骨,乌鸢啄其皮。”并以“高位厌粱肉,坐论搀云霓”与之相对照,直斥权势者的无能与无耻。

在诗歌的语言艺术方面,苏舜钦也同梅尧臣一样,力图用新意象、新句法来打破圆熟陈旧的诗歌格局。他的诗中常可以看到散文化的句子,生僻艰涩的语汇,怪异奇丽的意象。
  在反映时弊、揭露社会矛盾方面,苏舜钦往往比梅尧臣来得尖锐直截。梅尧臣的诗歌反映现实社会生活,实远不够深广。这一方面是由于个性的关系,另一方面也同苏舜钦郁郁不得志的遭遇有关。他本是自视很高的人,却总是受排挤乃至遭诬陷,所以既感到自己无法为社会尽到应有的责任,又感到个人失意的苦闷。这两种情绪纠合在一起,使彼此都强化了。《城南感怀呈永叔》的末一节说:“我今饥伶俜,悯此复自思:自济既不暇,将复奈尔为?愁愤徒满胸,嵘峵不能齐。”言外之意是:倘若自己能掌握权位,便能够拯救百姓;无奈自顾不暇,所以格外愤懑。而在有些诗中,他更把个人的不满直接宣泄出来,如《对酒》,这种诗情绪坦露激昂,略近于李白的风格,虽然毕竟还不如李白的意气高扬,不可一世。《宋史》本传说苏舜钦“时发愤懑于歌诗,其体豪放,往往惊人”。在北宋诗人中,他确是有些唐人的气味。所以他的理论表述虽然迂腐,诗歌却因情感坦露而显得颇有生气,不是一副道学面孔。

不同点:

由于两人的所长不同,诗风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这正如欧阳修《六一诗话》所评:“圣俞、子美齐名于一时,而二家诗体特异。子美力豪隽,以超迈横绝为奇;圣俞思精微,以深远闲淡为意。各极其长,虽善论者不能优劣也。”
  1、苏舜钦的诗粗犷豪迈,梅尧臣的则委婉咸淡。前面的《对酒》就是一个例子,还有《松江长桥未明观渔》,这诗中某些特异的语汇、意象,在梅尧臣诗中也可找到类似的用法,全篇的奔放豪健,气象开阔,则是梅诗中难以找见的;反过来说,梅尧臣诗的精微、深沉、含蓄、细腻等特点,苏舜钦也比较缺乏。他的诗最明显的弱点,就在于有时只顾感情的宣泄,而忽略了感情表达方式与语言内在张力的推敲,以致显得粗糙乃至气格不完。
  但也有些小诗,苏舜钦写得相当精致,如《淮中晚泊犊头》,又如《夏意》。

2、梅尧臣对统治阶级罪恶的揭露是比较和平含蓄的,而苏舜钦指陈时弊则是直接痛快,略无隐讳。

3、苏舜钦的许多写景抒情诗,意境开阔,也和梅尧臣的不同,苏舜钦由于他的豪情壮志和愤慨不平,一感情奔放,直率自然见长。由于苏舜钦作诗往往是落笔疾书,所以推敲、剪裁的功夫略嫌不足,有些作品有不够含蓄、不够精练的缺点。宋诗畅尽而伤直露的特点,在苏舜钦诗中已见端倪。

《对酒》丈夫少也不富贵,胡颜奔走乎尘世!予年已壮志未行,案上敦敦考文字。

有时愁思不可掇,峥嵘腹中失和气。侍官得来太行颠,太行美酒清如天,

长歌忽发泪迸落,一饮一斗心浩然。嗟乎吾道不如酒,平褫哀乐如摧朽。

读书百车人不知,地下刘伶吾与归

《淮中晚泊犊头》 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

《夏意》       院深深夏席清, 石榴开遍透帘明。树荫满地日当午, 梦觉流莺时一声。

第四节    王安石

 

一、生平

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晚号半山,抚州临川(今江西临川)人。北宋著名的政治家。

二、王安石的文学成就

1、在散文方面,对文学强调“适用”的文学创作观念,紧贴社会、政治和人生的实际问题,直接为他的政治斗争服务,注重实际的社会作用,他的一生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而斗争,把文学创作和政治活动紧密的联系起来。如《答司马谏议书》剖析了司马光反对新政的言词,言词简炼、委婉、坚决,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政治主张。《读孟尝君传》分析历史事实,驳斥了孟尝君养士的传统观念,畅谈如何才算“得士”的问题。即使象《伤仲永》这样的小品文,作者的用心也不在表现文思上,其实际的用意是强调后天学习的重要。

王安石的散文以议论性居多。他较少注意文章气氛的酝酿,从感情上打动人,而是多针砭时弊,根据深刻的分析,提出明确主张。因此,他的散文一般具有较强的概括力与逻辑性,语言简炼、朴素,立意非凡。

2、在诗歌方面,他的诗政论性较强。一部分作品是直接反映现实社会问题的表达政治抱负,如《兼并》、《河北民》等,大多作于他任地方官时,表达了他对时政的批评和他的政治理想。另一部分作品,则借古喻今,或借题发挥,表明作者的政治观念或人生观念,如《商鞅》,强调了建立有效的国家机器的重要;《孟子》表现了他在政治上固执己见的态度。此外如《贾生》、《汉武帝》、《桃源行》、《明妃曲》等,大体类似。

3、同散文的情况不一样的是,除了这一类观念性比较强的作品以外,王安石(特别是在他脱离政治舞台的时期)还写有许多偏重于抒情的作品。
与梅尧臣、苏舜钦、欧阳修等人推崇和效仿韩愈不同,王安石诗受韩愈的影响很少,而是非常敬重杜甫,并广泛吸收了中晚唐诗的特长。杜甫在宋代逐渐受到高度重视,宋诗逐渐向杜甫的方向靠拢,可以说是以王安石为起点的。另外,他也编过《唐百家诗选》,收的多是不为人重视的中小诗人的作品,显然他有广采博收的意识。在此基础上,他的诗形成了以语言精炼而圆熟、意境清丽而含蓄为主要特点的风格。

王安石的散文特点:

    ①王安石的文论重在致用,但他本人独具风格的文章在宋代仍不失为第一流的作品。

②其议论文字,无论是长篇短说,都结构谨严,析理透辟,概括性强。

③其叙事抒情之作,能随笔挥洒,曲尽其妙,如意畅达尔气雄词峻,表现出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

三、王安石的诗歌风格

安石的诗歌,大致可以罢相(1076年左右)划界而分为前、后期,在内容和风格上有较明显的区别。“王荆公少以意气自许,故诗语惟其所向,不复更为涵蓄……后为群牧羊官,从宋次道尽假唐人诗集,博观而约取,晚年始尽深婉不迫之趣”。前期的诗歌,长于说理,倾向性十分鲜明,涉及许多重大而尖锐的社会,问题注意到下层人民的痛苦,替他们发出了不平之声。《感事》、《兼并》、《省兵》等,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描写和提示了宋代国势的积弱或内政的腐败,指出了大地主、大商人兼并土地对于国家和人民的危害,提出“精兵择将”的建议;《收盐》、《河北民》等,反映了当时人民群众备受统治者迫、害压榨的悲惨遭遇;《试院中》、《评定试卷》等,则直接抨击以诗,赋取士的科举制度,要求起用具有经世济国的人才;《元日》、《歌元丰》等,热情地讴歌了变法带来的新气象和人民的欢乐;《商鞅》、《贾生》等,通过对历史人物功过得失的价,抒发了自己的新的见解和进步意义。安石后期的隐居生活,带来了他的诗歌创作上的化。他流连、陶醉于山水田园中,题材内容比较狭窄,大量的写景诗、咏物诗取代了前期政治诗的位置,抒发一种闲恬的情趣。但艺术表现上却臻于圆熟,“雅丽精绝,脱去流俗,每讽味之,便沉沆瀣生牙颊间。”(《后山诗话》载黄鲁直语)和《泊船瓜洲》、《江上》《梅花》、《书湖阴先生壁》等诗,观察细致,精工巧丽,意境幽远清新,表现了对大自然美的歌颂和热爱,历来为人们所传诵。

从诗体说来,安石的古体诗虽然多用典故,好发议论,但象《明妃曲》、《桃源行》篇,立意新颖,充满着情感和丰富的想象。律诗则用字工稳,对偶贴切,但有时不免失于过多的雕刻。五绝和七绝尤负盛誉,“王半山备众体,精绝句”(《寒厅诗话》),“荆公绝句妙天下”(《艇斋诗话》)。他的诗对当代和后世都有影响,被称为“王荆公体”(严羽《沧浪诗话》)。

诗歌风格

1、语言简练,平易。用平易的语言体现内心的感受,如

《北山》     北山输绿涨横池,直堑回塘滟滟时。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

(“细数”“ 缓寻”表现诗人从容不迫又百般无聊的情态。)

2、意境清逸、含蓄。 如 

《岁晚》      月映林塘澹,风含笑语凉。俯窥怜绿净,小立伫幽香。

携幼寻新的,扶衰坐野航。延缘久未已,岁晚惜流光。

《寄蔡天启》  杖藜缘堑复穿桥,谁与高秋共寂寥。伫立东冈一搔首,冷云衰草暮迢迢。

 

第二章    北宋前期的词

第一节    晏殊、欧阳修即其他诗人

一、晏殊

晏殊(991-1055),字同叔。北宋临川人(今属南昌 进贤)人,北宋前期著名词人。

风格:

1、题材狭窄,基本上没有超出前人的范围。但意境深厚,情中有思,极富思致,这是可贵之处。晏殊的人生境遇,在封建士人中可算志得意满,处于富贵生活中,但时有闲愁和忧伤的流露,如有名的《浣溪沙》。晏殊作为一个太平宰相,大部分时间用在宴宾待客、饮酒赋诗之中,加之把填词仅当作资助谈笑的“呈艺”,因而其词的思想内容必然狭窄贫弱,多写些流连光景,歌咏闲适的作品。但在这些作品中晏殊仍有一些创新,如在词中融入了更多的主观情感和个性色彩,更注重描写心绪,更多地把自己的身世、学养、情感、襟怀写入这些传统题材中,因而士大夫气、文人气显得更浓了。但更高的成就还在艺术性上。

2、意蕴单薄,感情柔弱,一白描为主,语言精致。他的语言技巧很高,将华丽的词汇与清淡自然的语言融合在一起,加以白描,因此总体面貌显得清丽疏淡。在抒情表现方面,他很善捕捉富有象征意义的意象,放置在视觉、情绪的流动过程中,表现出细腻的心理感受。所以,晏殊的词把宋词语言进一步推向文人化、典雅化。这样,文人词距民间曲辞俚俗、生动、风趣的特点便越来越远了。

《浣 溪 沙 》青杏园林煮酒香,佳人初试薄罗裳。柳丝无力燕飞忙,乍雨乍晴花自落。

闲愁闲闷日偏长,为谁消瘦减容光。

《踏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二、张先

张先(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人。其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对都市社会生活也有所反映。语言工巧。

张先,字子野,有《张子野词》。他与晏欧、柳永同时,又跨入到苏轼的时代。词作的题材与晏殊的相似,不过他生性浪漫,写男女之情更多些。其词风格俊逸清妙。为出新出奇,张先在字句上用心良苦,喜用尖新的词句突出意境。但这也带来词的单薄细巧,有佳句而无名篇。由于他善于写“影”,用影来表现景物的动态传神美和朦胧含蓄美,时人曾据其三个佳句,“云破月来花弄影”、“帘压卷花影”、“堕轻絮无影”,誉之为“张三影”,表达感情传神。

在当时词人中,张先较早、较多地写了长调的词,其中以慢词为多,如《谢池春慢》、《破阵乐》、《剪牡丹》、《卜算子慢》、《山亭宴慢》等均是。因张先用小令的手法写慢词,所以其慢词比不上柳永慢词的层次鲜明、连贯。但其慢词创作还是为后代词人提供了经验,为宋词的发展开启了一条新路。

张先的词以小令、中调为主,有惜春题材的,如“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卜算子慢》

溪山别意,烟树去程,日落采苹春晚。欲上征鞍,更掩翠帘相眄。惜弯弯浅黛长长眼。奈画阁欢游,也学狂花乱絮轻散。

水影横池馆。对静夜无人,月高云远。一饷凝思,两袖泪痕还满。恨私书、又逐东风断。纵西北层楼万尺,望重城那见。

三、欧阳修

欧阳修是诗文革新的领袖,欧阳修有词集《欧阳文忠公近体乐府》,存词241首。欧阳修对词的认识,大体还是作为消遣性、娱乐性的,即所谓“翻旧阕之辞,写以新声之调,敢陈薄伎,聊佐清欢”(《采桑子·西湖念语》),故其题材仍是以吟咏男女恋情、抒写山水闲恬之感为多,风格也大体承袭了晚唐以来明丽柔婉的传统。但作为开创风气的一代文宗,欧阳修对词也有一定的创新。

欧阳修对词的创新主要体现在(1)扩大了词的抒情功能,沿着李煜所开辟的方向,进一步用词来抒发自我的人生感受;(2)大胆吸收民间俚词的创作技巧,改变了词的审美趣味,使词朝着通俗化的方向发展,对后来的柳永词有开启作用。

他的词有雅、俗之分。雅词和婉、平缓,这一点与晏殊相近,但欧词更加清新明快。在这类词中,表现了他对仕途的忧患,对人生的感慨,如《临江仙》、《圣无忧》、《采桑子》十首及《水调歌头·和苏子美沧浪亭》等,也表现出相当浓烈的文人话倾向。俗词则有民歌风味,如《南歌子》、《醉蓬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欧阳修懂音乐,对词的音乐体制很熟悉,并且也勇于翻新,故其词所用的曲调笔当时一般文人多,现存二百四十一首词作中有六十八种。而且,他也写过一些较长的慢词,开创了长调的先声。

《南歌子》: (以对话形式写的恋情词)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

四、晏几道

晏几道,(1038—1110 年),北宋词人。字叔原,号小山,北宋临川(今属南昌进贤)人。晏殊第七子,有《小山词》。晏氏父子均一词富盛名,合称“二晏”。晏几道实际是晚一辈的词人,但他的词风与其父及欧阳修、张先诸人相似,所以防在这里一起介绍。其词作的题材也比较狭窄,不脱“尊前”、“花间”的艳科。他的词采较华丽,意象较密集,但却相当流动而无板滞,糅合了花间词与南唐词的特点,词句精巧新颖。在写恋情的作品中,往往包含了自身的经历和体验,能写得入骨,在凄凉伤感的情调中,给读者以较大的感染力,如《鹧鸪天》二首。

《鹧鸪天》 小令尊前见玉箫, 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 唱罢归来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 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

北宋中期诗风:

1、在体制和形式上都擅长小令或长调。

2、题材上都写男欢女爱

3、语言上比较典雅、精炼。

4、感情上力度很弱、气势不大。

 

第二节    柳永

 

白衣卿相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北宋词人,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代表作《雨霖铃》。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许。

由于柳永有着深厚的文学修养,加上对音乐的深刻体会,采用新曲调,写作长调慢词,使词得到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其词的题材较广,有一部分作品沿袭过去的题材,也有一些描写有代歌妓抒情,表达男女相思相恋的,如《黄莺儿》、《雪梅香》等;

另外,柳永有描绘都市繁华的,如《玉楼春》、《望海潮》等;有写羁旅愁绪的,如著名的《八声甘州》、《鱼霖铃》等。还有感慨江湖流落的感受的,也有与传统士大夫一样的田园生活、山林生活的。

艺术技巧、风格:大部分作品都以白描见长,凡铺叙景物,倾吐心情,大都层次分明,语意刻露,绝少掩饰假借值处,将长调发挥的淋漓尽致,

特色:柳永的词喜铺叙,作品中多借景抒情,上片写景,下片抒情,如《满朝欢》、《女冠子》。与前人不同的是,柳永写相思离别之作,已非完全的代言体,而是将自己作为抒情角色写入词中,即写自身的相思离别之情,如《梦远京》、《犯尾》等。另外,柳永词的语言也有特色,他善于化用以前诗歌中的语汇和意象,善于运用口语俚句,语言不以典丽见长,大都写得比较直率明白,很少掩饰假借之处。故其作品流传极广,世人所谓“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总之,柳永的词通过错综的句法,加上对生活的深入体会,写得气韵回转,摇曳生姿。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